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双彩网 > 只读 >

七夕只读两本书

归档日期:06-11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只读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时至七夕,总要想起两本书。《世说新语》和《李煜词诗全集》。一则以喜,一则以悲。《世说新语》里记述了潇洒无比的阮咸晒衣的故事。阮咸是阮籍兄长的儿子。“阮仲容步兵居道南,诸阮居道北。北阮皆富,南阮贫。七月七日,北阮盛晒衣,皆纱罗锦绮。仲容以竿挂大布犊鼻裈于中庭。人或怪之,答曰:‘未能免俗,聊复尔耳。 ’”

  阮咸这人很有意思,人家七月七晒衣晒出来一堆灿烂罗绮,他七月七晒衣晒出一条大布短裤,还用长竿挑着,大剌剌地挂在中庭。七月七,人晒衣,我晒衣。阮咸的座右铭是你晒我也晒,虽则用“不能免俗”做借口,实则有一颗不流于世俗的坚定的心。

  没有锦绣绫罗,还有大布犊鼻裈,总归都是晒衣,衣服和衣服分出了三六九流诸等服色,晒衣却可一视同仁。阳光总是普照大地,落在黄金屋顶上的,和落在茅檐疏草上的,一样闪闪发光。《世说新语》还有另外一出呢,还是在这七月七日,还是人晒衣我晒衣的热闹时节。书中曰:“郝隆七月七日见邻人皆曝晒衣服,隆乃仰,出腹卧,云:‘晒书’。 ”看,没衣可晒,也能晒晒学问。引以为傲的,何须那些名贵衣物,晒出来的,是自我的风格与坚持。

  七月七,人晒衣,我晒衣。非关贫富,不论高低。蓬门与世家,穷巷与巨宅,柴屋与高第,都在这个热闹的季节里,拿出自己心爱的骄傲的那一些,大大方方地晒,轻轻地,暖暖地,接近阳光。晒得不同世俗,需要一点定力和眼光。别用别人的眼光看自己,不活在他人的标尺里。

  除了《世说新语》,和七夕这个日子切切相关的还有李煜。这位生于七月七日的词人,一生多情。两位皇后“大周后”“小周后”是周家一对多才多艺的姊妹花。大周后善音律,李煜的父亲曾赐她烧槽琵琶,及至大周后逝后,李煜为后世留下一首《书琵琶背》:“天香留凤尾,余暖在檀槽。 ”夫妻二人曾将梅树移栽瑶光殿之西,殷勤相待,“失却烟花主,东君自不知。清香更何用,犹发去年枝。”梅花尚在,伊人已逝。暗香浮动,疏影横斜,佳人已渺。全是哀痛之事,幼子夭亡,爱妻病逝,“珠碎眼前珍,花凋世外春。未销心里恨,又失掌中身。 ”大周后临终时曾言:“婢子多幸,托质君门,窃冒华宠十载矣。女子之荣,莫过于此。所不足者,子殇身殁,无以报德。 ”将烧槽琵琶与臂上玉环,交于李煜,此一别为永诀。“浪花有意千重雪,桃李无言一队春。一壶酒,一竿纶,世上如侬有几人? ”曾几何时,他只是个闲逸的皇子,心无旁鹜。而后国破家亡,“四十年来家国,三千里地山河。 ”万千心绪无处言说,“问君能有几多愁,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。 ”深哀至痛,以文字铭刻,穿越了时空的阻隔,笔墨永恒。

  李煜的词,有似淡实浓的美,比起许多看上去便花团锦簇的明艳词句,足堪玩味,韵味深长。白描的字句中,爽利清澈。虽然隔了千载的时光,但却没有诸多典故需要求索探究,没有曲折繁琐缠绕其中,只是娓娓道来,却这样动人心弦。读一句,便懂一分;读一遍,便醉一时。文字是多么奇妙的东西,将那些瞬间永存,留与后人幽幽怀想。

  桌上这本淡蓝封面的《李煜诗词全集》,不算太厚。曾将果味香皂的包装纸夹进去,在岁月的消磨里,仍染着淡淡的香气。像旧日的时光,有一缕轻飘的痕迹。

  七夕,这个古典气息浓厚的日子,情意殷殷,此时此刻,诗与词,恰相宜。总要无缘由地,却又似乎顺理成章地想起那个写词的李煜。

  生于七夕也逝于七夕,李煜的一生诠释了前世今生。袁枚写道:“做个才人真绝代,可怜薄命做君王。 ”

本文链接:http://hotel-lermoos.com/zhidu/47.html